<noframes id="nhvrp"><listing id="nhvrp"><ol id="nhvrp"></ol></listing>

    <ol id="nhvrp"><b id="nhvrp"><menuitem id="nhvrp"></menuitem></b></ol>

    <progress id="nhvrp"></progress>

    <track id="nhvrp"><i id="nhvrp"></i></track>

      <nobr id="nhvrp"><rp id="nhvrp"><p id="nhvrp"></p></rp></nobr>

      <progress id="nhvrp"><rp id="nhvrp"><dl id="nhvrp"></dl></rp></progress>

      人物訪談

      主頁 > 新聞中心 > 人物訪談 >    正文

      開發利用城市地下空間的更高追求:造福當代、

      發表時間: 2019-11-29 10:12 作者:admin 來源:未知 點擊:

        本刊記者王盈于丁

        隨著我國城市化水平的提高,交通擁堵、高樓密集、土地資源匱缺、環境污染和生態失衡等諸多城市病卻相伴而生。在北京這樣的特大城市,即便有搖號、限行等控車措施,機動車的迅猛增加依然“激流勇進”,在行車高峰交通嚴重擁堵時,中心城區各條環線上儼然成了露天臨時停車場。為此,我們不得不向地下索要資源和空間。

        近年來,我國許多城市已經出現利用廣袤無垠的地下空間建設軌交地鐵、商場、車庫以及地下人行走廊等等。以上海和廣州為例:相關數據顯示,截至2013年底,上海市的地下空間工程項目超過3.4萬個,總建筑面積達6875萬平方米。目前,上海市的地面建筑中已共有621.38萬平方米高檔住宅、642.49萬平方米甲級寫字樓存量和211.79萬平方米市中心優質商鋪存量,而每一、二個這類項目就至少要求開發一層到三層的地下空間,潛力十分巨大。廣州海珠廣場地下空間將增加商業設施和地下停車庫88815平方米;無獨有偶,該市金融城的地下將建設21萬平方米的商業區,相當于再建一個地下的“時尚天河”。城市地下空間開發和利用方興未艾,已經成為備受業界人仕紛紛覬覦的“新市場”。

        如何更加合理有效地開發利用城市地下空間這個日益龐大的“新市場”,關乎我國諸大城市未來的健康發展,也已成為當下亟需探討和解決的課題。帶著這些問題,6月12日一個熙暖的下午,在兩院院士大會京西賓館的會議駐地,本刊記者有機會應約與中科院資深院士、國內外地下建筑工程知名專家孫鈞先生促膝長談,成果豐碩。

        孫院士向本刊記者表示,合理開發利用城市地下資源是打造三維空間城市的重要環節,在推動城市經濟與環境、資源相協調發展,解決城市交通擁堵,提高土地集約化利用,改善大氣污染等方面都可以發揮巨大作用。

        他說:“目前在我國城市地下空間開發利用方面,地下軌道交通、地下停車庫、地下商場和地下步行街特別是過街地道等,相對已比較成熟,也做的都還不錯。以地下停車庫和地下軌道交通為例,上海近年來開發的許多地下空間多半都配套有分散式的地下車庫,去年一年新增車位數就達到6.6萬個。在軌道交通建設方面,北京地鐵的總里已經躍升世界第一,有著舍我其誰的傲人成績;上海、廣州也緊隨其后,有著緊追不舍的堅持,無不令人漬漬稱奇、拍手叫快。上海市政府為民做實事的一次問卷調查顯示,市民們對軌道交通的滿意指數超過建房而高踞第一!”

        開拓地下休閑娛樂、養身健體功能為平民百姓謀福祉

        “就城市地下交通方面的建設言,我們已經成績斐然,足以讓市民們備感驕傲和自豪;但在地下休閑、養生、游樂和重大地下市政設施等諸多方面,在國外已早屬常見之舉,而在我國則還未起步,前面還有很長的路要走”,老院士對地下空間開發拓展的未來,寄予的期望語重心長。對于常年身居由鋼筋水泥群筑成的大城市那喧鬧、快節奏的工作和生活,想就近找一處安靜舒適的養身去處已變成人們不敢響往的奢望。孫院士不禁感嘆平民老百姓在大城市工作、生活的壓力巨大,而缺少日常難得的就近休閑、鍛煉和游樂好去處的無奈。對此,他強調,我們要學習國外,大城市中心城區地下空間開發的一個重要領域是要關注市民平日休閑活動樂去的場合而創造條件,另外還可兼備商購、游樂等生活上必要的功能。

        從走在國外一些優雅的地下休閑好去處的切身體驗,孫院士深感:地下環境靜謐閑適,遠離城市喧器,通風良好(在安裝相應設施的條件下)、溫濕度十分宜人,更又不受汽車尾氣和大冷、大熱、臺風、霧霾等惡劣、糟糕氣候等有害因素的干擾;加之,如果能夠將自然陽光設法引入地下空間,就更是一處地下“天堂”;而這在一些國家早已是不爭的現實,今天,也該是我國爭取起步的時候了!

        孫院士指出,“地鐵作為城市地下空間核心的主體骨干,能夠將各類地下空間有機鏈接,形成地下空間的全覆蓋網絡。選取圍繞地鐵若干主要地下車站的周邊,陸續有計劃地開發各種自成特色的地下商業街、地下商場和超市、商購中心,兼及各種地下休閑步行街、地下花園、地下圖書館等等,以及供人們在地下健身鍛煉的地下綠地、娛樂和活動中心,將極大地改善市民的生活質量和品位,實在是造福當代、功在千秋呀”。

        據他了解,在國內還真的沒有一處好的地下休閑游樂設施。在國外的這類地下空間里,通過寬敞的出入口(下沉式廣場)和地下走道上方滿布的天窗,將地面自然陽光盡量引到地下、在白天就無須人工照明,非常低碳健康。孫院士向記者舉例,西歐挪威的一處地下圖書館,完全做到了不需用桌前局部照明,也沒有大亮度的室內燈光,太陽光線從四周墻隙通過大尺寸鏡面依靠連續反射和折射進到室內,使地下大面積場所看起來竟和地面一樣通透剔亮!現今,國內也個別出現了地下圖書室,其中,杭州師范大學地下圖書館自2013年8月啟用后已成為學生們熱愛的去處。但對比起來,其人工照明雖然稱得上不留死角,而在視覺感受和低碳節能方面就遠遜于前者。孫院士還認為發展城市小型地下街心花園也是一個重要的方向。通過把自然陽光或采用光纖導入照明有效地引入地下,能夠滿足花草植物正常發育生長的需要,還應該培育地下人造綠地,為市民去地下健身鍛煉創造更加舒適的養生環境。

        學習國外有益經驗適應城市具體條件和不同需求

        常年奔忙于國內外各地,除了專業會議和考察交流以外,孫鈞院士對一些發達國家的城市地下空間等基礎設施建設做了較為深入的調研和了解。所到之處,老院士都不忘到當地的各種地下場所去實地體驗。采訪中他如數家珍般提到了日本大阪市的彩虹地下商店街。該商業街擁有5個富有特色的地下廣場供市民游憩、鑒賞:“水的廣場”、“火的廣場”、“愛的廣場”、“鏡的廣場”和“綠的廣場”,其中,“水的廣場”由兩千個噴咀形成高高的水幕,通過燈光照射反映出美麗的人工五色彩虹,那里琴聲悠揚,人們翩翩起舞,成為彩虹地下廣場的特色標志,可謂大好地下休閑場所的一處典范佳作。

        孫院士指出,休閑游樂和商購可以各自為家、互不交集,但國外許多城市也常有將地下休閑場所與商業街融為一體的做法,重要的是應適應各自的實際條件和不同需求。有如加拿大多倫多市的地下城就是一個典型的例子。地下城由摩天大樓的多層地下室組成,地下步行走廊縱橫交錯,自成系統,其間,購物中心、中心景點與酒店、賓館之間全部互連互通、并方便進出地鐵車站。市民可以風雨無阻地穿梭其中、集逛街購物和游樂健身于一體。除了沒有車輛行駛外,大的敞透天棚使身處地下而又陽光燦爛,幾乎與在地面商城內完全一樣,根本感覺不到是身處地下;走道兩旁都擺放了舒適的小桌椅,隨意看看書報和用點小吃,真是愜意極了!

        他說,列舉一些他國的成功做法并非厚此薄彼、崇洋媚外,而是要體現以“人”為本、為鏡,刻意為市民著想。這應該是我國下步地下空間開發的一些寶貴借鑒和民眾期望。

        去地下城商購,早已走進國外城市居民的日常生活。上面提到的在地鐵若干主要地下車站的周圈修建地下商業街,并與眾多辦公大樓相互連通搞活,成為了許多上下班族的必經之地。

        孫院士對于國內許多地下停車庫的不合理設計也有所詬病,認為地下車庫的設計理念需要重新調整。他向記者介紹,現在許多地下車庫都在追求大型、集中化。在一處集中存放上千輛車,這有問題。因為讓這么多車進去了,車進得去但卻不容易在下班時擠在同一時間出來,出入口和鄰近街道上的車容量很有限??!辦公大樓里的人們都是基本上同時上下班,急的不行。這種情況很普遍。鑒于這個教訓,孫院士提出,相對于集中共用地下大型車庫,分散在各幢辦公大樓地下建設小型地下車庫當更為合理。另外,為了方便車輛停放和出車,國外一些大樓的車輛并不是從地面出入口進出,而是也搭乘一種會在車庫內可以前、后、左、右作自由擺動位置的特種吊索式輕便車用電梯,這樣,進出地下車庫就能夠有效避免上下班高峰時段地下車庫內外發生的嚴重擁堵。

        防汛、排澇、抗旱地下市政設施大有可為

        孫院士介紹說,利用大深度地下空間修建城市蓄水排洪通道并兼及其它功能于一體,應該在有條件的城市先做試點。這是開拓地下空間功能的又一應該早日進行的新渠道。他說,每年春夏之交,我國南方的連續暴雨成為許多城市的不堪承受之重;內澇嚴重,更又給城市管理和市政、防災部門提出了嚴峻挑戰。2008—2010年間,我全國62%的城市發生過城市內澇,內澇災害年超過3次以上的城市有137座,最大積水深度超過50㎝的占74.6%,積水時間超過半小時的城市占78.9%,而其中的57座城市的最大積水時間達12小時以上。所謂地下蓄水排洪的防汛、抗旱體系,是指修建于大深度地下空間內(地下40m以下)的地下大型蓄水排洪網絡,包括:大型地下泵站;大深度排水隧洞(地下人工河);大型地下蓄水庫,以及大型地下污水處理站等設施。作為現有的城市排水與防洪體系的強有力補充,與原有的地下淺部排水管網一起,構成了城市高效、完備的疏排水和蓄泄洪網絡。

        孫院士指出,這種大深度地下蓄水排洪體系能夠發揮以下的4大功能:①排水功能。當現有排水管網超負荷時,打開大深度排水系統,使合流排水管道中的溢流可以排入深層排水隧道內,再通過大型地下泵站將水泄入主要干流或大江、大海;②蓄水功能。在深層排水管網的終端設置閘門,利用大直徑隧洞的巨大空間貯水,同時興建大型蓄水庫,將雨季的大量降水引入水庫內儲存,供旱季使用,從而大大提高了城市水資源利用率;③泄洪功能。對于洪澇災害較嚴重流域,大型深層地下隧洞可以連通洪水流域上的主要河流,通過閘、閥門控制,將過量洪水引入地下隧洞內,再排入大江、大海;和④污水處理功能。在體系終端和蓄水庫旁、興建大型地下污水處理站,將隧洞及水庫內的儲水進行凈化處理,其部分可以作為干旱時城市供水循環使用,既保證生活用水,節約土地,又可減輕二次污染。

        孫院士還介紹說,以地下水源形成覆蓋全市的應急供水/采灌網絡,應該是另一項城市地下空間利用的新作。上海市最近擬新建/改造300多口地下深井,作為初始階段的先試點。這是因為:①上海水質安全風險較大。近年來,水污染事件頻發;②地下水具有安全、啟動快的優勢,經過簡單處理就可飲用。上海市水務部門正與市規劃部門協商,將新建或改造的應急供水深井落實至相應的城市規劃;③將地下水列為戰略儲備水源,作為第一批次,擬在重要公共場所新建(連改造)300余口應急供水深井,日后更使之形成一張覆蓋全市的、以地下水和雨水為水源的應急供水網絡;④應急供水深井按照采灌兩用井設計,平時可作為地面沉降防治設施、用于地下水人工回灌,控制地面沉降;而遇突發性狀態時,則又可作為應急供水設施對地面供水;⑤突發情況下,深井可通過應急供水管道向自來水泵房連續輸水每小時80—120立方米。深井同時配置除鐵、除錳以及消毒等水質處理設施后,即可確保供水水質達到《生活飲用水衛生標準》。

        今后,擬議中的上海市地下水的利用,將從常規供水向戰略儲備水源轉移,地下水將不再作為常規水源使用。一旦出現突發性事件,由市水務部門統一調度,解決當地及周邊居民和重要設施的應急生活與工作用水。

        市政規劃、地鐵、人防三為一體做好地下開發利用總體設計

        為了最大程度地發揮城市地下空間的各項功能,離不開前期的統籌規劃。上海市首部地下空間規劃建設法規《上海市地下空間規劃建設條例》今年4月1日起已正式施行?!稐l例》對上海市范圍內地下空間的規劃及其開發、利用等都作出了明確要求和規定,其中著重要求“統籌規劃,沿埋深分層、合理利用地下空間”,可見統籌規劃的至關重要性。孫院士說,要以城市規劃部門為主體,再協調地鐵和人防主管單位,三為一體地妥慎研究,整體規劃出來后再視條件分期逐步逐項實施,以利資金投入的周轉和使用,這也是十分重要的一環。

        在我國,以北京地鐵1號線為代表的地下區間隧道,從平戰結合言,它在戰時所能發揮的大容量的人防掩蔽作用,因媒體的解讀而為大眾所稱道。這不僅是我國的特色,西歐許多城市的地鐵、在二戰時期就自然演變成人員掩蔽的巨大空間,人家也早就是這樣做的。孫院士認為,戰時將地鐵和各類地下空間設施的平時功能都一律方便地、自然地轉變為地下防空洞和臨時救護所等為人民防空使用,而戰時的地鐵就是市內的地下疏散主干道。對舊有人防工程“平戰結合”方面的改建和利用,“宜未雨而綢繆,毋寧渴而掘井”,已成為當前亟待繼續推進的一項重要任務。

        孫院士著重提到,地下空間開發的效益具有難以確切預測、又不能反悔而推倒重來等與地面建筑工程截然不同的特點,只有切實視各城市的實際條件和資金投入可能,統籌規劃好,才能使日后把城市地下空間資源得到更好的綜合性地開發和利用。

        孫院士再三強調,城市地下空間開發是一項重大的政府行為,它的重要出發點要放在為人民謀福祉的社會效益方面,這決不能急功近利,只側重追求短期經濟效益和利潤為先。那樣就不是我國社會主義的市場經濟了。

        端正地下開發利用理念摒棄急功近利、奢侈裝飾

        城市地下空間的開發利用是當前城市基礎設施建設的重要組成部分,是根據該城市的經濟和社會發展需要應運而生的。它是一項為全社會、全體市民服務的公益事業,其產生的效益除了自身的微觀經濟效益以外、還有更主要的宏觀社會效益,要能夠最好地為平民老百姓服務。

        一直以來,開發利用城市地下空間在經濟效益和社會效益兩者之間總難以找到它的平衡點。地下空間開發初期投資成本大、投資回收期又很長。拿地鐵來說,不論國外還是國內,能夠真正盈利的線路很少很少;由于規劃欠周,一些地下商街的空置店面也面臨出租難。顯然,它的建設與運營的成本和收益遠不成比例。對此,孫院士認為,開發利用地下空間將極大地促進所在城市和地區的經濟發展,這方面它所產生的宏觀社會效益將遠遠超過其建設(業主)方或運營方自身的微觀經濟效益。我們應該切實理會到這一點,它是關系地下空間今后成功開發非常重要的一點。

        孫院士在采訪中直指當下某些部門在地下空間利用上的功利色彩過濃了。例如,提到地下空間開發,我們往往想到的首先是興建地下商業街、商場超市,希望能夠創造好的經濟效益,并費盡心思測算今后資金的回收期,這都從側面反映了我國城市地下空間開發的功利性。

        在孫院士看來,與一些發達國家城市地下空間的開發利用相比照,我們的差距并不在于技術,而是建設理念,在理念上需要有切實的轉變和糾正。

        在采訪中,孫院士直言,“要想靠開發地下空間掙錢,這條路就別走了。”因為從投入的成本來看,地下空間工程施工費時、費力、耗資十分巨大,而日后長期運營中需要日夜通風、防潮去濕、照明、排水、防倒灌等等,相對于地面,以上說的這些都是遠高出來的成本,因而去地下城購物就自然比較貴了;況且,如果地下商鋪的商品沒有它的某些特色,地上同樣也買得到,誰又會去地下買餅干、糕酥這類容易受潮、變質的商品?而地下又應賣些什么具有與地面不同特色的商品呢?這真會使商店主十分為難和困惑!

        緊緊抓住城市地下空間的開發利用是為人民群眾謀福祉,為平民百姓更加舒適又便捷的城市生活開辟一條新的路子,才是我們的主旨。例如,讓公眾下班后,可從工作的辦公大樓里坐電梯由地下通道直達附近的地鐵站,購物、用餐、甚至沖涼都能在地下,方便又省錢,然后,不出地面就直接坐地鐵回家。講到這,老院士不禁想起了多年前自己帶同一位博士生在日本大阪問起過的一件事:“當時正值下班高峰,學生發現大街上卻沒有多出什么人,感到非常疑惑,‘難道都還沒有下班?’于是他就問。我說,你明天去地下看看,人們全是從辦公樓下班在地下超市買點熟食品,就直接坐地鐵回家,不再鉆出地面來了。”

        “錢要花在刀刃上”,這是老院士在地下空間總體設計理念上強調的又一重要觀點。他說,城市地下空間開發要重在經濟實惠,樸素無華中稍作修飾,讓老百姓感到處處便捷和舒適就行。然而,一些地下空間項目卻在面子上做了許多不必要的炫耀、甚至攀比,反而把里子放在了次位。這引起了孫院士的質疑。他指出,現在有些地鐵大站裝飾得可謂美倫美奐,看上去感觀上到是好極了!但事實上,越是高檔的裝飾材料除價格高昂外、更且都是低阻燃的,其防火性能一般很差。地鐵墻板等的防火要求是能抗受800°C的高溫炙烤、時間長達45分鐘而不會塌毀。目前國內多數高品質裝飾材料怕還難以達到這樣的抗災要求。比起奢侈華麗的裝修,地鐵中對殘疾人使用的無障礙配套通行、站臺前安裝屏蔽門、可靠的安檢設施,以及行人誘導系統等等,才是今后需要進一步完善的重點,這些錢才花得實用、值得。

        路訊雜志高端訪談版面展示:
      免费看很黄A片在线观看
      <noframes id="nhvrp"><listing id="nhvrp"><ol id="nhvrp"></ol></listing>

        <ol id="nhvrp"><b id="nhvrp"><menuitem id="nhvrp"></menuitem></b></ol>

        <progress id="nhvrp"></progress>

        <track id="nhvrp"><i id="nhvrp"></i></track>

          <nobr id="nhvrp"><rp id="nhvrp"><p id="nhvrp"></p></rp></nobr>

          <progress id="nhvrp"><rp id="nhvrp"><dl id="nhvrp"></dl></rp></progress>